寻找产品经理

/寻找产品经理

寻找产品经理

阶段总结,想走点心,走得再细致一点,想的再深入一点。自己做产品也有一段时间了,经常向别人介绍我的工作,也会有新人来请教,什么是产品经理,如何做产品经理。其实这也是我所思考的,也应该是所有在做产品经理的同伴们要思考的。因为越底层的概念,越不可见,越塑造世界。

本文只是讲一些自己心里想的或有或无,不是什么工作干货,如果选择看下去,希望你能理解,也希望能多多交流。

这是我的寻找,也是自勉。

我想聊聊产品经理

听说在做产品经理的人,很多是意外进入了这个行业,在产品经理的概念热度上升之后,又有许多人为了「改变世界」而加入了这个庞庞大军。最开始以工程师(包括程序员)为代表的技术型人才普遍居多,后来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,许多创业者和CEO也称自己为「第一位产品经理」,让概念大火,许多人都感到梦想的充盈。不但相关的设计同学们、心理系同学们、数学系同学们等等一大波小伙伴也加入进来一起来玩了,还吸引了大波的各个行业的「有志青年」。

在哪

伴随着互联网的热潮,大波大波的人才涌入北上广深杭,这其中又以北京大幅居前,也蛮符合互联网行业的二八法则定律。在网络崇尚快速的连接下,处于什么位置(节点),往往决定了能连接到什么(关系)。

想做什么

当我们熟悉了连接带来的变化(赋能),就开始尝试运用这种新的能力做一些改变,「人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」,我们在快速发展的环境下,滋生出更大的野心和澎湃激情,并真正去做了许多「改变世界」的事情,虽然世界始终在变,但我们想获取权杖(控制)的欲望没有停止。

达到什么目标

为了这种目标,我们创造出了「万物互联」,有志拉近世界的距离。创造出了「去中心化」,有志宣扬每个人的价值。创造出了「虚拟人格」,有志表达未见的想象。创造出了「人工智能」,有志迎接可见的未来。我们确确实实改变了什么,但不是世界,而是我们对于世界的认知。

为什么要这样做

这是我们幸福的时代,想象力的爆炸让我们获得了无限的自由感。我们这个时代的人,如果上天再给一次机会,他/她也许会说『我想……』。简单来说,技术的发展,让我们对自己生命和世界的探索变得更可触达,我们常常渴求意义和使命,现在世界就在眼前,怎能闭目?我们到底都是好奇心的孩子。

产品与产品经理

产品经理打交道最多的就是他/她的产品,回过头来聊聊产品,我们会发现些什么?

本质属性

产品的本质属性是指能够供给市场,被人们使用和消费,并能满足需求的任何东西。如果说产品经理的工作是对产品负责,那理所当然,我们需要面对市场、用户、需求和形态(产品存在方式)四个重要对象。其中,市场和需求是抽象的,用户和形态是具象的。概念其一,是我们要明白概念和现实的存在;概念其二,是我们要明白概念和现实的结合。

元价值

即使我们不售卖物品,我们不提供服务,我们不出一言,我们仍有让人们为之付费、为之感动、为之崇拜的能力(例如初音未来出于想象,知识星球出于信任,抖音出于猎奇)。这些我们本质不曾改变的东西,或许是我们真正的价值,我叫它「元价值」。我理解人就是元价值,是否所有的需求以人为起点,以人为终点?我想,比重要更重要的,不是走过的路,而是要走向哪里。

内在修炼

让我们走得更远的力量,也就是我们的能力。乔布斯的故事似乎在告诉我们:如果想走的更远,就要去问自己的内心。那我们最终的能力定义,是内心修炼的水平,什么场景如何面对怎样的事情,事情的衡量标准不取决于结果,而取决于效果,不取决于输赢,而取决于概率,不取决于功能,而取决于感受。

其实,在我们说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时,就像我们在说人人都是设计师(邓小平是改革开放总设计师),人人都应该努力实现创业一样。这其实并没有什么真正的逻辑道理,如果抛开环境因素而言,我想这些概念真实表达的,是「人人都是自己生活的拥有者」。

尼采—精神的三种变形

我们何能感受内在?尼采在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中写道:人的精神会经历三种变形

骆驼

「忍辱负重的强健精神,背负着许多负担:因为它强健,所以它渴望有重的和最重的负担。

什么是重的负担?负重的精神这么问;它就是跪下,如同满载十足重量的骆驼一般跪下。

你们这些英雄们,那什么是最重的负担?负重的精神这么问;我承载得起,并且我为我的强健而高兴。

贬低自己是为了刺痛自己的高傲,表现出愚钝是为了嘲弄自己的智慧,事实上不就是这样吗?

……

具有负重精神的人,会独自担负起所有这些最重的重负:就像骆驼驮着重重的担子匆忙地走入沙漠一样。」

狮子

「然而,就在这最寂寞的沙漠中,发生了第二次变形:就在这里,精神变成了虱子,它要争取到自由,统治这片沙漠,成为这片沙漠的主人。

在这里,它在寻求着最后的主人,它要敌对于这最后的主人,地对于它最后的上帝,它要与巨龙争战到底,一决雌雄。

那条精神不再喜欢称其为主人和上帝的巨龙是什么呢?那条巨龙就是『你应该』。但是狮子的精神却高呼:『我要』。

……

创造新的价值——甚至连狮子都做不到这一点。不过,为自己创造新的自由——这却是狮子力所能及的事情。

我的兄弟们,需要狮子做的是这一点:为自己创造新的自由,在义务面前坚决地拒绝,坚决地说『不』。」

小孩

「它曾经视『你应该』为最神圣之物,并深爱着这个神圣之物。可是现在,他不得不从罪神圣之物中找到猖狂和专横,从而在它的爱中找到自由。而这种掠夺,需要狮子来实现。

可是,我的兄弟们,你们说,连狮子都做不成的事情,小孩子怎么可能做成的?猛兽狮子为何还要变成小孩呢?

小孩是天真、无辜与健忘的,就如一个新的开端,一场游戏,一个自转的轮子,一个最初的运动,一个神圣的肯定。

是的,我的兄弟们,就如小孩子创造一个新的游戏一样,人们需要对自己的生命价值进行一个神圣的肯定。

精神现在要有它自己的意志,失去了世界的人,却赢得了自己的世界。」

迷茫观行者

蹭一蹭前人的光辉,我也将我的感受描述为三种状态,即「迷茫观行者」、「价值定义者」和「终身寻找者」

路在何方-多元体验

「第一步,我们要做……」其实是个伪命题,因为我们知道前方有什么,所以无法「决定」要做什么。迷迷糊糊,茫然四顾,处处皆路,处处可行,路在何方?

我们生在多元化的世界,尝试,是一切前进的开端。现在,体验是众多价值的开端。我们会好奇太空和深海,会期待星空下相拥,会爱上99朵玫瑰,会享于早起晨光。而,还有不会互相厌倦的我和你。有人说,没有经历就没有活过。我们说:「没有体验,才没有活过」

感受生活-开放知觉

第一步,我们接触,而后,我们感受。

运用我们的全部内心,迎接开放的世界,感受生活的同时去体会她,了解她。拒绝,并不会带来自我效能的稳固。我们的知觉给了我们在场感,我们的在场感会促使我们深入生活。去了解系统,了解内部,能知觉到的世界才是我们的世界。能见能思才决定可行可做,多观察,多尝试,多思考。

价值定义者

有一些东西在悄然变化,「我想,是时候了」

源自不接受

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美好生活的背后是我们表达的自己的看法,而随着我们的成长,我们慢慢塑造了对美好事物的标准,总有些事情不如我们所愿,对自我的坚持让我们变得难以忍受事物的「不完美」,对美好事物的认同促使我们不接受心中认为的低劣,所有一切的改变来源于我们的不接受(不论是对事物还是对自己的不接受,到底是对现状的不接受)。

改变的践行

那么我们决定做一些事情去验证我们认为的价值,我们想告诉其他人,告诉世界,美好的标准应该如我们所说,如果无法获得认同,那我们就证明给世界。这也包括对自我价值的定义,虽然人们经常会过高估计自己的价值(认知偏差),但是我们仍然坚持自己,我们的行为终将证明我们。

终身寻找者

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,「噢,你也在这里吗」

漆黑丛林

在不断的尝试和改变之后,直到有一天我们会发现自己身处的所在,这里荒无人烟,鲜有人至。在努力过后,我们发现了它的存在,我们在这里遇到了使世界美好的原动力,所谓的第一因,它的名字叫做「未知」。就好像行走在漆黑丛林,我们触摸到的,都是奖赏,而我们即将触摸到的,也难以预料。

与此伴生的绝妙机制,就是「变化」。在易经里我们叫做变易,在佛家我们叫做无常。世界以其真正超乎寻常的优雅姿态冠绝尘世。丛林里我们触摸到的,之所以难以预料,是因为它不变的变化,之所以都是奖赏,是因为它总是超出我们的预期,让我们保持恒久的好奇。

微光自引

这样未知又充满变化的漆黑丛林,有时不免让人觉得可怕。可是,你相信我们是会发光的吗?好在我们这群「孤独的个体」并不完全孤独,在我们前行的路上,不断的遇见,有时候是我们超越,有时候是被超越,有时候只是交错。可是,在这当中终究留下了什么。我们慢慢发出辉光,我们照亮四周,拥有共同方向的我们渐渐走到一起,用我们微弱的光照亮着心中的路,也照亮周围的伙伴,让我们更加深刻。自此,这前行之路,虽千难万险,我们也坦然面对。

「才知道生命中的每一刹时间都是向永恒借来的片羽,才相信胸襟中的每一缕柔情都是无限天机所流泻的微光。我们呗搅在那光芒里,昏昏然地飘在奇艺的梦境中。」

来吧抬起脚走路

山水之间

我们的三层境界,第一层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;第二层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;第三层看山还是山,看水还是水。人生的阶段是螺旋上升的,我们会不断重复螺旋,在冲突和对抗中上升。我们行走在山水之间,来吧,不要畏缩不前,抬起脚走路。

新的信仰

尤瓦尔·赫拉利说,现在科学已经成为一种新的信仰,如果这代表了现代社会的进步,那我们一定极度欢愉,正因我们终于找到了「绝对」的正确。可是我不相信所谓「绝对的真理」,真理不应有信仰,科学是一种手段(不能当作对象),无意义的相信只会滋生愚昧。如果有一天世界的逻辑自洽,那一天可能就是我们的末日。

可见的未来

想象连接,活在当下,展望未来,只有相信,才能见到。未来始终存在,面对它,探寻它是我们的使命。

「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,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」

去寻找,去发现(To seek,to find)

「让我们目盲的光线,就是我们的黑暗。唯有我们觉醒之际,天才会破晓。破晓的,不止是黎明。太阳只不过是一颗晨星。(The light which puts out our eyes is darkness to us. Only that day dawns to which we are awake. There is more day to dawn. The sun is but a morning star.)」

SaveSave

By |2019-01-14T14:51:28+08:00十月 23rd, 2017|生活思考|1 条评论

一条评论

  1. 小青龙 2018年11月18日 于 下午3:33 - 回复

    这好比我们爬山时,总是渴望即可登顶;若途中设立一个个小目标,登顶后不仅忘记了困顿,更惊喜途中的繁花似锦;
    自我救赎的心理如此,人生亦如此吧!

留言